明朝

这里明朝
文笔超渣多指教啦
混HP/阴阳师和欧美的圈子
在追喜欢的女孩【甚至还没有手机号】
交个朋友吧

【ggad】血盟

*神动2血盟的梗真好吃

*有一点点ooc+剧透,慎入并没有很多玻璃渣子


"阿尔"

"盖尔"

"我们有血盟了哦"

"我知道"

"一辈子"

"不得伤害对方,我知道"红发少年抬起眼眸,温柔地看着眼前的金发少年。


"阿尔…阿尔"金发少年呼唤着他,"来,来吧,来我一边…为了更大的利益"

"啊!"阿布思从床上坐了起来。

"阿尔,怎么了吗"阿不福斯冲着楼上喊,"你吓到安娜了"

阿布思从床上下来————不如说差点滚下来,穿上了自己的衣服,还差点把裤子穿错了。

他匆匆下来,从桌子上拿了一片吐司叼在嘴里————阿不福斯又烤糊了。抓起自己的外套,穿上直接出了门。

"喂喂喂!!"阿不福斯在门口叫嚷到,"又去找那个金毛小子吗!!!拜托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家里吃过饭了,安娜都一直在说你名字哎!"阿不福斯插着腰拿着锅铲在门口站着,若真要说的话,只能说挺像一个泼妇。

"阿布,听着。我爱你,我也爱安娜,但是我也很爱盖尔。"阿布思又转了回来,把嘴里的面包拿到了手上。

"我不管,我不喜欢他,你就不能不去找他了吗!"

"阿不福斯。"

阿不福斯愣了一下————阿布思没有叫他的昵称。

"我很爱盖尔,不是普通的那种爱。"阿布思的眸子闪了一下,"有些爱不是说停止就能停止的"我走了,午饭不用给我留啊!你和安娜好好吃。"他挥了挥手。

"阿布思!阿布思!你回来!你拿的吐司还是我的啊!!"


"教授?教授?"纽特在一边说到,"教授你怎么了?"

"啊…真不好意思啊纽特,我刚才说到哪儿了?"邓布利多从神游中把自己拉回来,"刚才我走神了,真不好意思。"

"没事儿的教授,刚才你说到血盟的销毁方法了。"纽特拿着血盟的小挂坠,还摇了摇,"做工很精美啊,如果真的销毁还有些可以呢。"

"当然了,这可是我和盖…和格林德沃一起做出来的,做工越复杂说明两个人的能力越强哦。"尽管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易近人,可是也很难掩盖住其中的得意。

"那么要不要销毁掉呢?看起来教授很喜欢这个呢"纽特继续晃那个挂坠。

"当然要,我来吧,你看着就好"邓布利多把挂坠抢了过来。

"既然是记忆,为什么要销毁呢?看起来教授很喜欢这个。"纽特还是把挂坠给了邓布利多。

"既然是重要的记忆,就一辈子不会忘记的,即使没了他,我们也不会伤害对方的。"邓布利多微笑着,把血盟的挂坠销毁了,两滴血掉了下来,被邓布利多放在了盘子里。两滴血融在了一起。


"教授。"哈利问道,"你从厄里斯魔镜看到了什么?"

"我啊,我看到了一双厚厚的羊毛袜子。"

"那是我一生最爱的东西"


———————————————————————

不是特别好,求大佬们指点qwq

大家可以点一下那个小心心吗!

故事里的女孩

姥爷喜欢讲故事。

其实无非就是住在简易楼的一些笑话。

我记住了所有的故事,一个小女孩的也不例外。

"原来有一个小女孩儿住在二楼,哪儿会儿你姥姥去广州跑车带回来了一盒化妆品,那个小姑娘就过来缠着你妈妈让她帮她画呦,你妈妈也没那个耐心啊,就乱花一通,结果你猜怎么着?那小姑娘回屋一看,硬是给自己吓哭了,自己屁颠屁颠儿地跑回来跟你妈说"飘姑!!!"在那儿哭了一通。"

每次故事都是到这里结尾,可是大家还是乐此不疲的讲着;我就负责笑,每次笑的越高兴他们就越开心。

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还是我可以穿儿童款小裙子的时候,坐在姥爷的自行车上,听着姥爷讲故事。夏天的风吹的我有点热,奇怪的感觉让我记了很久。

故事我听过很多次了,都快背下来了。

冬天,我又听到了一次。那天寒冷风吹的我手有点木,我和姥爷笑着讨论班里的八卦,两个人的笑声在居民楼里回荡"哎呀,他俩还没有开始就结束啦!!!我还期待着有什么呢,结果就没了!"我在玻璃面前站了停,打量着自己的腿————到爱美的年级了啊。

"你知道吗?"姥爷笑着说,"原来那个嚷嚷着让你妈妈化妆的那个小屁孩"停顿了一下,"她后来吸毒了。哎,都是家里带的啊,不小心误入歧途啦!"

"真的啊?"

"是啊!千真万确"

"滴————"门开了。我拢了拢身上的羽绒服,好像风大了啊。

那个小姑娘的故事不会延续下去了,他的形象永远活在了那个故事里。

有的时候,离开了美好的故事本身,故事好像就变了味了。

我又有资格去评判什么呢?我离那个穿着儿童款的小女孩越来越远了。

我以后又会活在谁的故事里?我也不知道

守护

「如果说你是遥远的星河
耀眼得让人想哭」
————追光者
作为闺女的我也没有想到飘会找到除了我之外在这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也就是光。
有些嫉妒但是也想真心祝福飘呢…
我和飘待在一起十一年多,基本就没有分开过,先是她照顾我,现在换我照顾她了。
飘像个小孩子,一个笑话就能使我们俩笑的天昏地暗。
前一秒对我严厉的像个五十岁的人,后一秒却笑的像个直不起腰。
喊着我玩消消乐,却嫌太难而直接让光替她玩。这个事儿我都追着飘说了好久了
让我给她讲故事,我讲的越来越熟练,她却睡的越来越熟练…
帮她做些事情,认真又有些生疏刻意的讨她开心。
尽管她并不是那么出众,甚至于说平凡,却又令人一眼能找到她。
真的很想守护她一辈子呢
不奢望你能看到,只希望你能幸福到老。
至于光…
我发现飘好像和光在一起更开心呢。
光可以给飘过消消乐。
随意一句话就可以引得飘哈哈大笑。
尽管有人和我说
「不怕你妈妈忽略掉你吗?以后可能还会有小弟弟。」
「不会啊,她开心就好啦」我是这么说的。
现在我做到了,她每天都很开心不是吗?
尽管我也付出了很多,不过和她比起来不值一提。
她在我心中,可是那颗遥不可及的星星啊,而我只是那个微不足道的灰尘,我能做到的,无非就是不挡到她的光芒而已…

要和我一起守护飘哦
因为她,可是那颗最亮眼的星星呢

给世界最可爱的妈妈的贺文!!!!

“弗雷德,鼻血牛轧糖翻新了,过来试试!”乔治蹲在仓库里,在密密麻麻的大小盒子中翻找着,顺口一喊。他揪住一个正在蹦跳的粉红色盒子,尝试把它拉出来――“弗雷德!”他见没有回应,又喊了一声,“上次是我试的新品,这次应该换――”

戛然而止。员工小心翼翼从仓库门前走过,乔治皱了皱眉头,又眨了眨眼睛,扑住那个妄图逃走的盒子。他没有再发出声音,嘴唇抿了抿,背过头去,轻声嘟囔了一句什么,右手在脸上擦了擦,左手则更加用力地按住那个盒子。盒子挣扎起来,带着乔治的手一起颤抖,或者说,乔治的肩膀已经抖得不成样子了。

“现在……咳咳,现在迷情剂的需求量真大……”他低着脑袋对自己说,又清了两声嗓子,显得自然多了,“很多人都在用迷情剂追自己喜欢的人呐。”他假假地感叹着,“你应该遗憾没有用新版迷情剂去追安吉丽娜,不然一追一个准……”

他的声音终究还是哽咽了,然后整个人缩成一团,两手按揉太阳穴,又欲盖弥彰地清了清嗓子。

那个粉红色盒子趁机蹦走,也没有人去重新把它抓回来。


谢谢哥哥@A.Cotton 给修文